返回第三千两百九十二章 不仅不悲伤,还想笑 1/2  神话版三国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神话版三国由文学楼(m.dingdian999.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李傕和郭汜赶来的时候樊稠已经凉到由自家亲卫就地铲沙子挖坑,准备殓两下就地丢进去的节奏了。
“哇,老樊死了。”李傕跑过来的时候就一副惊悚的神情,不过这个惊悚神情是远看真惊悚,放近点靠近樊稠之后就不仅不惊悚,还有些想笑的意思了,哪怕樊稠倒在一滩血泊浸染的沙子中,李傕也半点悲伤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有些想笑。
“我去,老樊真凉了。”郭汜缠着胳膊看着横躺在原地,看起来胸脯都不见起伏的樊稠惊叫道,但这惊容充满了想笑的意思。
“啧啧啧,这就凉了,我记得老樊这次来带了一坛二十年前的老酒,赶紧赶紧,咱仨可是兄弟,老樊走了,赶紧替老樊一喝。”李傕一副我真的是为了老樊好的想法。
“对头对头,酒呢,赶紧去拿酒。”郭汜催促着樊稠麾下的亲兵赶紧去翻樊稠的老底,而樊稠的亲兵脸皮都有些抽搐。
“哎,老樊凉了,我们俩拾掇拾掇,将老樊的遗产分了吧,刚好老樊儿子还小,要不跟我姓李算了,樊这个姓,看起来不好,跟我姓李的话,还能继承一下我们陇西李氏家声,挺好的挺好的。”李傕毫无节操的说道,“对了,老樊的爵位让你侄子顶了如何?”
“也好,也好,好歹也是个列侯呢,凭战功升列侯可是真的难,荫一个我不介意的。”郭汜嘿嘿嘿的笑着,毫无节操的在樊稠的“尸体”面前分樊稠的遗产。
“草,你们两个狗东西,不去为老子报仇,居然分老子的家产,滚,我没有你们这样的弟兄。”樊稠终于忍不了了,想想自己的儿子要叫李傕的爹,自己的小妾八成要改嫁,爵位还被不知道是谁家的孙子给荫掉,别说樊稠还没死,就算是死了也得气活了。
“我去,诈尸了,诈尸了,赶紧打死,我们两的弟兄怎么能让他死后都不安宁。”李傕兴冲冲的掏出一圈子绢布,就吵着樊稠捆去,也亏李傕这神奇的家伙居然会带这种东西。
樊稠最后被一正常,一残废捆成了木乃伊。
“听说西边上埃及那边人死后之后,都是捆成这样,然后垒个大坟堆,老樊死的这么惨,我们作为汉室列侯,不能僭越,要不就按照西边那个法老王的配置,给老樊来一套,稳稳地顶配。”郭汜笑的非常磕碜,完全没在乎自己现在还是一个残疾人。
“对头,对头,到时候堆高点,刚好能在上面跳一跳,以慰我们兄弟在天之灵。”李傕一副哭卿卿的表情,但这个表情李傕做出来简直是惊悚,樊稠当场一口淤血就吐了出来,而郭汜差点噎死。
“你们两个狗东西,滚!”樊稠感觉自己现在是伤口不疼,心口疼,不得不说华佗研究出来了不少的药剂,治疗这种没有伤到脏腑,存粹是皮肉被切开,最多伤到骨头的伤势还是很利索的。
“滚啥啊,这不是凉了吗?”李傕笑骂道,他来的时候看到樊稠躺着一大滩血染的沙漠之中,当时心里一个突突。
哪怕是二三十年的厮杀,让李傕已经近乎铁石心肠,根本不拿人命当回事,但在坚强的人,也有软弱的一面,而到了现在这种程度,百战余生的西凉铁骑,或者说是从最穷困时代迈步过来的西凉铁骑,对于李傕这些人来说都是仅有的心灵的慰藉。
至于郭汜,樊稠,华雄这种当家将校,相互之间虽说相互拆台,可认定的兄弟绝对有对方。
因而在看到樊稠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刻,哪怕是早有将军难免阵上亡,迟早自己和自己的弟兄会有这一天,等等一系列的想法,可真正看到这这一幕的时候,李傕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冷血。
结果两步没跨出去就看到樊稠貌似动了动,而以李傕多年来的经验,没说的,这狗东西肯定没死,所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们三个是什么级别的祸害,还用说,肯定没死。
“凉个屁,老子还热着呢,这么大的太阳能凉?”樊稠破口大骂,脸色虽说有些泛黄,但气势还是很足的。
“拂沃德呢?”郭汜掏了掏耳朵,随口询问道。
“砍了我一刀,我差点凉了,看,老子的刀都断了,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用过来的宝刀。”樊稠怒骂道。
三傻敢在战场上和内气离体硬扛那也不是脑子有病,虽说这三个确实是练气成罡,但这三个干死的内气离体也不是一个两个的,别说是追着内气离体打了,追着破界打他们都干过好几次。
打的久了,这三个玩意儿在战场上一般没多少自觉,反正云气一压,铁骑的气势一镇,拼的反倒是基础素质,而骑兵搏杀要的就是气势和凶狠,一般就算是遇到内气离体也就是一刀而过。
所以时间久了,这仨玩意儿真当内气离体也就那么回事了。
毕竟这仨也都属于有自信在吕布手下走三招的猛将,尤其是某位还真在云气之下的战场中单挑过吕布。
因而这仨玩意儿对于云气下的内气离体定位也就是遇到了就干,干不过他们也杀不了我们,反正骑兵对冲,对方要能调头,那肯定是白马义从,而白马义从是自家人啊。
抱着这种想法,这三个家伙都是正面硬碰硬,创造出一种无畏无惧的气势,毕竟练气成罡硬干内气离体,还是很震撼,尤其是有时候抓住时机,逮住破绽,人借马力,全力一击,说不准一波直接带走了。
毕竟骑兵对冲的战场,大多数的武艺其实是用不出来的,拼的就是对冲时的狠辣和决绝,个体战斗力就算是强一些,也很容易被一招带走,毕竟这是最危险的战场之一。
也就因为这个,这仨玩意儿胆魄十足,结果这次吃了大亏。
实际上如果樊稠是内气离体的话,那一道就算是将整个胸腔滑开,切断了几根肋骨其实也不至于这样,没伤到内脏的话,华佗那种速效救命的针剂,一针下去就足够恢复了,然而樊稠用不了。
“早给你说了将那把刀拿去收藏,然后给将作监那边发个消息,让他们给你搞个订制武器,期间一直拿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更换了,早听我的,哪里至于这样。”李傕一副“说你智障,你还不服”的表情,“再不济用个制式大砍刀都比你那个宝刀好。”
这个说法虽说有些过分,但陈曦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制式武器的材料是非常好的,而且锻造水平也够高,这也是盾卫的盾牌能顶住某些内气离体武将硬捅的关键。
没别的意思,就是材料够好,够硬实,一般的制式大刀用料其实都不逊色其他国家给顶级军团特制的那种武器。
至于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文学楼(m.dingdian999.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神话版三国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dingdian999.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